又去看了一遍宣传,为什么,罗兰小哥哥,那么可爱(每个表情都好可爱啊呜呜呜呜图书馆打工仔都那么可爱吗我也要当打工仔(???


今天的脑叶公司tag被藻和安吉拉吞没


【脑叶公司手书】锁蓝的惩罚游戏【你还好意思说】


【脑叶公司手书】锁蓝的惩罚游戏

虽说质量很差但还是画了一个多星期,猝死

看起来高不可攀的角色不过是因受到伤害而为自己垒起高墙,怒吼着驱逐的命令不过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伤痕。
依靠着能力将所有接近自己的人拒之门外,以此当做自保的方法。

我开了个子博客放oc了【躺平】是这个,,→ @R-50027人设堆积处

【置顶】
您好,这儿U桑!
目前主脑叶和原创。这个号可能会到处飞日常,日常过一段时间会删掉
我很喜欢qq扩列的请和我玩儿!如果想扩我的请戳我我给你qq
看到那个id是“谁不喜欢【是我的id】就打爆他的头”的那位了嘛,敢惹他我第一个揍爆你【不是你这样好凶啊】

【员工30题】Day3 和同事喝酒

■不正常罗根x正常维克托→不正常罗根x不正常维克托
■是关于两人双双堕落的肮脏幻想
■是因为发现主管失去了重置的能力而意识到真正的死亡,终日被曾经自己血肉模糊的景象所压迫而堕落的非正常型罗哥把维维拉下水的故事
■有车,是自行车。慎点。

评论区走微博【。】

【员工30题】Day 2 自杀

■所写30题为无法重开的存档
■本次目标可能是团灭【ntm】
■剧情捏造有
■小学生文笔
■本家ooc

————————————

“……你见过谨慎高的人恐慌的样子吗?
……他会扭断自己的脖子。”

……
乔治亚死了,除了没良心的莱阿基本上所有人都在为他的不幸默哀,海伦娜也因为自己无视乔治亚的求救而导致的后果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金斯利很久没有喝酒了,他本想找罗根大喝一顿来发泄近日积攒的抑郁心情。但罗根似乎并不在宿舍,他只找来了维克托。
然而他对从其他分部调来的维克托不太熟悉,维克托对这件事也并不擅长。所以金斯利没有强迫他陪自己喝酒,只是自己一边喝一边唠唠叨叨,但很快就因为醉酒而讲起了陈年旧事。
维克托坐在一旁听着,作为一名安静的倾听者。

原来一开始,乔治亚是由金斯利带的新员工。那时他刚刚来到公司,只有一级的他面对虽比自己小很多但已经五级的金斯利有些束手束脚。作为五级员工,金斯利在他每次进行工作之前,都会安慰他不要担心,并给他员工手册告诉他详细的做法。那时他虽然看上去瘦骨嶙峋,但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怯懦和胆小 。
当时金斯利其实带了有三个低级员工,乔治亚只是其中的一位。但其他两位早已死于非命。
在金斯利拖出死于“热心的樵夫”的尤里的尸体时,他清楚的看到乔治亚盯着失去心脏的尸体的恐惧表情。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这是乔治亚第一次见到死去的同事。
金斯利告诉乔治亚,想在这个公司生存,就要适应充满血腥味的环境,但乔治亚惨白的脸色告诉金斯利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他的内心非但没有变得坚强,反而越来越消沉。他的精神状况变得极度糟糕,甚至在工作时会想起在这个收容单元死去的同事。他终日眼神涣散,胳膊上布满了因为注射脑啡肽留下的针孔和割腕留下的伤疤……
这让金斯利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于是金斯利给主管提了建议,考虑让乔治亚离开这个部门。他认为这里的工作压力过于巨大,应该把乔治亚调去任务简单且有更可靠的前辈在的部门。
所以七天前,乔治亚被调去了福利部。现在金斯利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决定害死了他。

维克托在一旁听着金斯利的话,努力地去理解这些含糊不清的句子里表述的意思。他手忙脚乱地安慰着这个分部里最有声望的前辈之一,在金斯利趴在桌子上睡着之后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维克托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在走廊里。杰克站在金斯利旁边,告诉维克托自己带的是蓝伤武器,被主管通知不要出手。当然维克托也不能动手,因为他拿着数删钳。
但金斯利就背对着杰克站在原地颤抖着,低声说着什么“想要回家”“这样的话。他显然是疯了,只是因为他在特雷西娅的收容单元呆了太长的时间。
近来对一些后辈死亡的自责感觉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听了主管的建议,他选择听听音乐缓解压力……
这样谁也不能营救的局面僵持到其他人带着白伤武器赶到走廊。然而想要快速打醒穿着乐队套戴着乐队眼镜的金斯利显然是不太可能。
他颤抖着,一直重复着那些失去理智的话语。以至于到最后,除了杰克的所有在走廊里的人都乱了阵脚。
时间剩的不多了。

在这种状况下,杰克只能平静地告诉所有人放弃救援,并立刻离开这条走廊。因为他不愿意让那些后辈们看到所信任的前辈痛苦的神情和扭曲的尸体。

最后,走廊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金斯利的身体不再颤抖,他的动作像是终于做出了重大的决定一般,握住了自己的脖子。
“再见”

他扭过头看向了杰克。

【员工30题】DAY 1 被稻草人杀死

小学生文笔注意】

捏造剧情有】

极短篇



————————————————————
“你好…新人。我叫乔治亚…我已经在公司工作了有一段时间了。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我只有三级?……我怎么知道…我曾经看过有同事一天之内从一级升到五级,而我在这里的一个星期里都没有……
说不定主管早把我忘了…只有那些要求严苛的异想体融毁时,我才会派上用场吧……”

今天是海伦娜在公司工作的第一天 ,她和这位叫做乔治亚的前辈也是第一次交谈。她不明白为什么,连自己这样第一天上班的新人都可以拿到四级,而这位前辈却比自己的等级还要低。
她看见乔治亚在低头写着什么,那大概是写给他女儿的,但在这里他一封信也寄不出去。
今早莱阿就已经告诉海伦娜,乔治亚本来有个四岁的女儿,他也是因为女儿去世才进的公司。
但他好像已经不记得有这回事了。

已经是第二天了。
海伦娜看了整整两天的文职尸体。她觉得这家公司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她一边抹着砍爆琥珀黎明而溅到衣服上的血,一边愤恨地将从文职尸体里掉出的眼珠子捡起来扔到桶里。
主管似乎一点也不爱惜文职,她亲眼看见处决弹对准了她身边的那个发了疯的男人,然后,那个男人瞬间消失在了自己面前,好像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这让海伦娜呆滞了好一会儿。
两天里,她天天去陪那个头发亮晶晶的小男孩儿,他给了海伦娜一块鹅卵石,并在海伦娜离开收容单元之前询问她能不能多来陪陪他。海伦娜的回答是当然没问题,但她明白对方是异想体,绝对的好东西除了一罪与百善大概是不存在的。
同样,她负责打扫了两天的福利部。第一天,海伦娜捡起来那个被绿黎明扎烂的文职的小腿时,她胃里一阵翻腾,恨不得跑去厕所吐个稀里哗啦。但莱阿告诉她这是为了锻炼她的胆量,她不得不坚持。
不过是文职而已,既然主管不把他们当人看,自己也没必要太待见他们。海伦娜这么想着。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除了那只可爱的小鸟没有任何异想体出逃。海伦娜这样想着,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和莱阿一起走出了休息室。
马上就要绿正午了,因为太弱,主管要求海伦娜在绿正午到来之前进入收容单元。
她走在走廊里时,乔治亚也慌慌张张地拉开收容单元的门夺门而出。海伦娜并不明白乔治亚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她好像听到乔治亚的大声呼喊,但完全被自己的大脑忽略了。
海伦娜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收容单元的门,绿色正午的警报随之响起

乔治亚绝望地,撕心裂肺地喊出了声音,他开始怨恨海伦娜为什么无视自己。
警报响起的瞬间,乔治亚听到了机器旋转的声音,他想要逃跑,但本能却驱使他让他去攻击。主管没有发出让他撤退的命令,所以他不能离开。他不知道为什么,手臂颤抖着拿起武器做出进攻的姿态。
乔治亚开始怀疑主管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他HE级的EGO和只有五十出头的血量显然扛不住绿色正午的攻击,更何况……
那个异想体在倒计时结束后突破了收容,原因只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得到了差的结果。 他狼狈地被包围着,在他回头看异想体的时候,被绿正午锯断了胳膊。
温热的红色液体从手臂的断面喷涌而出,那条胳膊掉在地上表现出扭曲的形状,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尖叫着用矛戳向绿正午,不停地扭过头来看那恶心的东西靠近自己。
他眼睁睁看着那诡异的稻草人站在自己身后,他想叫喊,想逃跑,但他因为害怕什么也做不到,整个走廊里回响着他如丧考妣的哭叫声
因为失血过多,他逐渐失去了视觉,他感受到什么东西盖住了他的脑袋,连视野里最后一点点微弱的光亮都看不到了……

从警报响起到海伦娜离开收容单元只过了一分钟不到。
走廊里,她只看到了被砍得裂开的绿色正午和少了条胳膊却依然站在那里的乔治亚。她想上前询问乔治亚为什么不回到休息室去,却发现那只是一具没有眼睛和脑子的尸体。
她听到有人在尖叫,那是她自己发出的恐惧的声音,然后她跌在了地上,衣服沾上了还没干掉的血污。她不敢相信一分钟前还和自己见面的男人现在变成了一具尸体,乔治亚惊恐的表情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紧接着,海伦娜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呕吐感,她差点就在这里吐出来。

“怎么叫成这样,你是第一天看到尸体吗?”
又是莱阿低沉的声音
“他死了,谁叫他那么弱呢。”
…………

上一页
下一页